36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茅山禁忌 > 第八十章 牡丹亭
    这一夜的杂役房,因为这一条女人的小衣,倒是搞得大家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直到入夜,众人纷纷上炕睡下。

    我也觉得眼皮越来越沉,昏昏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再醒来时,我并没有身处杂役房,旁边老黄,小孙,大脑壳他们也不见了。取而代之的是一间豪奢精致的软香卧房。

    卧房之中,一副黄梨木骨架的玉面屏风立在当前。

    最内里是一张鎏金贵妃榻,围帐是苏州千金绣,被褥是石青色缂丝锦。中央摆了一套金丝楠木八角镂仙桌。东墙依次挂着梅兰竹菊四副水墨画,西墙镂空柜装饰了一面古董瓶器。

    该不会是哪家千金的闺房?我心里纳罕,怎么好端端的竟会到了此处!这房中珠光宝气,熠熠生辉。若是被人发现,还不把我当贼寇抓了去。

    我急忙想要往门外走,刚要出门儿,却迎面撞上了一个年轻俊秀的儒雅小生。

    那小生约为十五六岁,鹅蛋脸,斜星眉。一身石青色长袍,头上绷着抹额,好似个唱大戏的花旦。

    见我要走,那男子便坏了脸色,一把抓住了我的右手,悲悲戚戚道。

    “好不容易才见了面,你不多陪陪我吗?”

    我与这面前的男子本不相识,可是听他言语暧昧,好像我们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那小生又道:“我专门为您准备了好茶好点心,新作了两首曲子,一会儿弹给您听。”

    我被这男子搞得晕头转向,却也不好博了他的面子。

    况且我现在还想着该去饭堂里上工了,想起饭堂,昨天我为了徐虎诚忙活了半宿。自己倒是没有吃什么东西。此刻,我的确是有些腹饥难耐。

    那小生拉着我的手回到屋内,不知为何,我和一个男人有着肢体接触,心里却没有半分别扭,反而有种很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小生亲手给我端了点心,我微微颔首表示感谢,抬头时正迎面撞上那小生两眼含情,眼波荡漾的望着我。

    我被他看的心里发慌,不敢直视于他。

    屋内香烟渺渺,窗外雨疏风骤。我吃了两块点心,喝了半壶茶,闻着这徐徐的檀香之气,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我敏感地察觉了自己身体微妙的变化,心里恨的直骂娘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巴子,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了?这小子给我的酒里莫不会是有毒吧!”

    想我施现活了十几年,可是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,如今连娘们儿都没碰过,怎么如今对着一个男人心里发起毛来。

    我心中正热的直发毛,那小生似乎察觉出了我的异样。有意起身,款款的向我施了个戏台上女子才行的半蹲礼。

    “小可章玉郎,

    这厢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我见他手指柔软,腰身婀娜,当真是千娇百媚。便扶那小生起来,道:“我是个粗人,不懂什么礼数。你这身段的确是不错,怕是个角儿吧。”

    那章玉郎听我夸他身段好,登时绯红了脸。低眉顺目道。

    “小可不才,学过几年的戏。郎君若不嫌弃,我便为郎君唱上一出《牡丹亭》,杜丽娘痴梦柳梦梅。”

    《牡丹亭》这出戏文我是听过的,之前在上西村,每到庙会之日,祠堂外面也会搭起一个大戏台子。

    角儿外上面拿腔做派,底下一园子叫好的,声音吵吵杂杂,唱词都听不真量。

    如今,有这么一个好身段儿的小生,愿为我单独表演一番。这可是大户人家老爷才有的做派,我自然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随即,那章玉郎将我安抚在八仙桌前,便咿咿呀呀的唱上了。

    “忙处拋人闲处住。百计思量,没个为欢处。白日消磨肠断句,世间只有情难诉。玉茗堂前朝复暮,红烛迎人,俊得江山助。但是相思莫相负,牡丹亭上三生路。”

    好个海盐腔,念词唱白,端正儒雅。我连连拍手叫好。

    章玉郎见我高兴,便趁机斟酒添菜,伺候的比大姑娘还要周到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我只觉得自己头晕目眩,不胜酒力,一头便栽倒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等我醒来时,猛然发现屋子里竟然全都换了大红色的装饰。

    尤其是床头上贴着的两个大红喜字尤其的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我连忙起身,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换,原本那又脏又黑的道袍和亵裤换成了一身对襟儿的红色丝绸大褂。

    这不是成亲时穿的喜服吗?

    我心里不由一惊。难不成?我不敢往下想,连滚带爬的下了床,张腿就往门外跑。

    “郎君,你往哪里走?”

    忽的,章玉郎不知从哪儿钻出来,堵在我面前。

    只见他下身穿了一条水青色亵裤,上身只系了一件鸳鸯戏水的浅紫色肚兜兜。单单露出两条赤条条地细滑臂膀来,身上还荡漾着一股女儿的脂粉香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裸露的膀子,肤白如美玉,肤润如凝脂。顷刻间憋出了一身的热汗。

    我口干舌燥道:“你这个公子好不害臊,咱俩本是同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