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以,她以为自己是在给她买手表?

    闫岩似笑非笑看着嫣然:“不是给你买的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是我老爸生日,丑媳妇也要回去见公婆的。”

    闫岩说完,轮到嫣然呆住了,她不可置信看着闫岩。

    “你说,去见你父亲?”她都没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即便是上次她见过了闫岩的父亲。

    但那种情况,也是突发之下的而且,她现在还没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嫣然有些后退:“我还没做好准备呢。”

    再加上她家破产,这时候最不适合去了。

    闫岩有些意外,平时觉得她挺无所谓的,也挺成熟的,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,怎么,现在知道害怕了?

    “去见一面,没什么的。”他也老大不小了。

    他老爸说,再不带人回去,下次不能进家门了。

    他这是为了以后着想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担心的,只要我带回去的不是个男人,他就会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柜台小姐把一款手表包好,闫岩拿着放到了车上:“况且,你的礼物也准备好了,又是他喜欢的,他肯定会很满意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嫣然话在嘴里又咽下,她还没怎么适应呢。

    但闫岩半拉半推的,转眼间到了闫家。

    外观看着古朴典雅,但在中心地段能拥有这么大的地段,可见豪气。

    闫岩是单独在外面有一个固定的公的,据闫岩说,闫家通常只有闫老爷子住着。

    嫣然慢腾腾的,说是怕,也不是,她现在是觉得去见长辈,约等于上了婚姻这辆车。

    而她,其实才跳车不久。

    “放心,虽然外面传言他脾气不好,但上次你见过了不是,对自己儿媳妇,他最大方了。”闫岩拉着嫣然的手,他也看出了她有些不想去。

    但他都去见过她父母了,她也该来见见。

    相处了这么多日子,他是准备和她在一起了的,也确定好了。

    即使她要闹小脾气。

    嫣然这一刻有点难以保持住自己的表情,她还想打着商量:“要不,下次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这次,来都来了,还想退缩,说你是老鼠胆还不承认?”闫岩激她。

    嫣然是被闫岩拖着进去的。

    闫智笑眯眯背着手在等着,显然闫岩早就和他说好了。

    嫣然暗中掐了掐闫岩手上的肉,笑着说:“伯父好。”

    闫智笑得格外开心:“好好,我今天亲自下厨做了点小菜,嫣然是吧!头一次到家里来,这是一点见面礼。”

    他拿出一个水头和成色都非常好的镯子来。

    嫣然觉得太贵重,还不想接受,闫岩拿过来给她戴在手上。

    “别害羞,这是他给儿媳妇的,”他一面小声说,“我爸可小气了,你要收好,免得他反悔了,到时候你哭都没地儿。”

    闫智听见,给了闫岩后背一掌:“胡说八道,我可是最大方的了。”

    打完闫岩,闫智又笑眯眯对嫣然说:“给了你就是你的,以后小两口要好好生活,你也不用怕他,受了委屈告诉我,我替你出气。”

    一顿饭吃下来,嫣然是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闫智的确是没有架子,说话也很亲近平和,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头,但毕竟气场在哪儿,这是不能忽视的。

    离开闫家,嫣然看着手上的镯子,古朴的花纹,简单的款式。

    她见过不少好东西,她也知道,这个东西,就是闫家传给下一代的好东西。

    见面没超过三次,闫智就把这东西给了她。

    闫岩从后视镜看她似乎想摘下来,一副不想要很难办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无非就是还不到时候,不敢要那么贵重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收好了,这以后就是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为了安心,嫣然还是摘下放到包包里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她该收下的,至于别的,以后再说,

    嫣然和闫岩在一个月后订婚了,一年后结婚。

    而当初扬言要对付嫣然的奕温,为了给盛晚晴治病,一直呆在国外,后面公司也在外国发展。

    奕欢和黄磬华好上了,两人还有了儿儿子。

    嫣然和闫岩生了个女儿,奕欢的公司上司了,嫣然后面与奕欢合伙开了分公司。

    她再也没有见到奕温和盛晚晴,也很少想起这些人,她有了自己的生活,

    亲,本章已完,祝您阅读愉快!^0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