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行不得也哥哥 > 第90章 、云梦蒹葭寒(九)
    阿那瑰和王牢乘快马, 掩人耳目地返回建康。他们没有进城,在城外歇了半天的脚,便改头换面, 登上幕府山的先皇后陵寝。王氏生前被废,元竑追封元脩为皇帝后, 也追封了王氏, 但她的陵园依旧是废后的规格,只在幕府山下占了小小一方角落,有三两名年老昏聩的宫人在守墓。

    王牢携了文书,自称是奉寝令之命,来料理陵园的祭祀事宜,而阿那瑰则是先皇后生前的婢女, 自愿来守陵的。守墓宫人不疑有他, 欢喜地议论:“陛下仁孝,这是要为先皇后改建陵园了。”

    陵园里很冷清, 一到入夜,连油灯也没有几盏。王牢和阿那瑰被守墓的宫人领到简陋的享殿, 殿内的墙上蛛丝密布,贡品也不过几个腐烂的果子而已。

    阿那瑰拈了香, 跪地俯身,对王氏的灵位深深拜了拜。

    “殿下生前喜欢木樨香, 你们怎么不在外面种棵木樨树?”她轻声问。

    老宫人拭着泪,“这种事,大概也只有娘子知道了。奴们在这里守了三年,只有娘子和郎官来祭拜过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享殿后面就是墓室吗?”王牢迫不及待地问道。

    老宫人说是,秋夜凄凄,阵阵幽怨的风吟, 他用手护着油灯,离灵位远处退了退,说:“时候不早,两位早点歇着吧,这里阴气重,别乱走。”

    阿那瑰和王牢对视一眼,各自回到住处。他们还算有默契,之后几日,都装作若无其事,一个在陵园四周巡视,另一个洒扫享殿,渐渐和守墓的宫人们熟悉了。王牢从外头回来,见享殿被清扫得干干净净,还贡上了新鲜的野果,王牢趁左右无人,奇道:“你真打算在这里守陵了?”

    阿那瑰道:“就算生前是个可憎的人,但她也有女儿,女儿也会记挂她的阿娘……”

    王牢来江南只为投奔檀道一,他颇不屑道:“她不只有女儿,还有儿子呢。”想到国玺可能就在一墙之隔的墓室里,他眼睛都快急红了,“今晚我们就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出口,老宫人欢天喜地奔进来,嚷嚷道:“快迎驾,圣驾到了!”

    元竑!他突然的驾临仿佛是为了回应王牢的讽刺。王牢心虚,登时浮起一脊梁的冷汗,和阿那瑰前后走出享殿,远远见皇帝的仪仗自山道上迤逦而来,两人忙跪在地上,头也不敢抬。

    元竑下了御辇,踩过萋萋芳草,到王氏灵前奉了一炷香。他近日来忙于战事,得了闲暇才想起追封的事,这会见王氏的陵墓破败不堪,心里一阵难过,对随行的官员道:“按皇后规格将陵园建起来,”他还算个宅心仁厚的少年,“还有守墓的宫人,赏他们。”

    宫人们忙不迭上来谢恩,这些人,不是年老,就是体衰,王牢便有些显眼了。元竑目光自他头顶扫过,顿了顿,又扫回来,他打量着王牢,狐疑道:“你有点眼熟。”

    王牢硬着头皮道:“臣是寝令派来修缮陵园的。”

    元竑嗯一声,目光在王牢身上停了片刻,最后也没有说什么,在享殿里盘桓了一会,就被随扈簇拥着登上御辇,回建康去了。

    王牢顿时瘫软在地上,冷汗将衣裳都打湿了。当晚,两人不敢再久耽,等夜深人静,便绕过享殿,自小门潜入墓室。墓室里狭窄,墙壁上连灯台也没有,更是因为鲜有人至,棺椁上落了厚厚的灰,散发着腐朽的味道。

    王牢忙将油灯放在一旁,两人合力,缓缓打开棺椁,不等细看,只见一点荧荧的微茫浮在幽暗的棺椁中,王牢屏住呼吸,呆了一瞬,阿那瑰趁机飞快探手,一块冰凉柔润的玉石落进了她怀里。

    王牢激动得声音都颤了,“给我。”

    阿那瑰紧紧抓住国玺,敏捷地躲过扑上来的王牢,她拿檀道一威胁他,“你们郎君命我来取的。”

    王牢吞口唾沫,有些不甘心。阿那瑰盯了他一会,忽然提醒他道:“王皇后临终前身上还有许多饰物,我不要,都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王牢顾不得害怕,举起油灯,在层层叠叠的厚重衣物中胡乱抓了几把,抓到几件贵重的玉镯金钗,塞进怀里,重新合上棺椁,阿那瑰“扑”的吹熄了油灯,两人钻出墓室,快步走出享殿。

    享殿两侧庑房里的灯依次亮了起来。“那是什么?”王牢疑惑道。两人一前一后站住了脚。

    有提刀的侍卫自庑房出来,见王牢和阿那瑰还在庭院里,凶神恶煞般冲过来,将两人捉住,顷刻间,庑房里的几名守墓宫人都被驱赶了出来,享殿前灯火通明,把所有人惊慌的脸色照得分明——那领头的侍卫大约早得了叮嘱,对着王牢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皇后陵园里有贼混了进来。”他吩咐左右,“搜。”

    王牢脸色微变,被两名孔武的侍卫制住,从他怀里掏出一堆金玉首饰来。而阿那瑰袖袋到怀里都是空荡荡的,从头到脚,连根针也没有,搜完之后,便被搡了开来。王牢见状,倏的睁大了眼,满脸惊愕。

    阿那瑰和其余惊惧的宫人一样,低垂着脑袋,退到人群里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贼。”侍卫首领将那些首饰掂了掂,高声道:“带

    亲,本章未完,还有下一页哦^0^